art of war logoIn the 'Art of War', General Sun Tzu recommended a strategic method to win that rarely required actual war.
The literally unbeatable samurai, Miyamoto Musashi, wrote the 'Book of Five Rings', a classic book about his strategy that is still used by executives and martial artists. This site is about these books.
Text Size

孫子兵法

Full Text in Simplified &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孫子兵法

Full Text in Chinese

01《孫子兵法》計篇第一                  計篇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經之以五,校之以計,而索其情:

一曰道,
二曰天,
三曰地,
四曰將,
五曰法。


道者,令民於上衕意者也,可與之死,可與之生,民不詭也。
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
地者,高下、遠近、險易、廣狹、死生也。
將者,智、信、仁、勇、嚴也。
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之者不勝。
故校之以計,而索其情。

曰:主孰有道?
將孰有能?
天地孰得?
法令孰行?
兵眾孰強?
士卒孰練?
賞罰孰明?
吾以此知勝負矣。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
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

計利以聽,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勢者,因利而制權也。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

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
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
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


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02《孫子兵法》作戰篇第二                作戰篇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馳車千駟,革車千乘,帶甲十萬,千里饋糧,
則內外之費,賓客之用,膠漆之材,車甲之奉,日費千金,然後十萬
之師舉矣。

其用戰也貴勝,久則鈍兵挫銳,攻城則力屈,久暴師則國用不足。

夫鈍兵挫銳,屈力殫貨,則諸侯乘其弊而起,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矣。
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
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
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

國之貧於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
近師者貴賣,貴賣則百姓竭,財竭則急於丘役。
力屈、財殫,中原內虛於家。
百姓之費,十去其七﹔公家之費:破軍罷馬,甲冑矢弩,戟盾蔽櫓,丘牛大車,十去其六。

故智將務食於敵。
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
箕桿一石,當吾二十石。

故殺敵者,怒也﹔取敵之利者,貨也。故車戰,得車十乘已上,賞其
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車雜而乘之,卒善而養之,是謂勝敵而益強。

故兵貴勝,不貴久。

故知兵之將,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

03《孫子兵法》謀攻篇第三                謀攻篇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
全國為上,破國次之﹔
全軍為上,破軍次之﹔
全旅為上,破旅次之﹔
全卒為上,破卒次之﹔
全伍為上,破伍次之。
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
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
修櫓轒轀  具器械、三月而後成,距闉,又三月而後已。
將不勝其忿,而蟻附之,殺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災也。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戰也。

拔人之城而非攻也,破人之國而非久也,必以全爭於天下,
故兵不頓,而利可全,此謀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
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

夫將者,國之輔也。輔周則國必強,輔隙則國必弱。

故君之所以患於軍者三:不知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不知軍之不可
以退而謂之退,是為縻軍﹔不知三軍之事,而衕三軍之政者,則軍士
惑矣﹔不知三軍之權,而衕三軍之任,則軍士疑矣。三軍既惑且疑,
則諸侯之難至矣,是謂亂軍引勝。

故知勝有五:
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
識眾寡之用者勝,
上下衕欲者勝,
以虞待不虞者勝,
將能而君不禦者勝。

此五者,知勝之道也。

故曰:知己知彼,百戰不貽﹔
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
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貽。

04《孫子兵法》形篇第四                  形篇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侍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
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
,而不可為。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
也。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
也。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古之所
謂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故善戰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
勝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
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
,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

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

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於千仞之谿者,形也。

05《孫子兵法》勢篇第五                  勢篇

孫子曰:凡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鬥眾如鬥寡,形名是也﹔三軍之
眾,可使必受敵而無敗,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虛實
是也。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終而復始,日月是也。死而復生,四時是也。聲不過五,五聲之變,
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
變,不可勝嘗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之也。奇正相
生,如環之無端,孰能窮之?

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鷙鳥之疾,至於毀折者,節也。是故
善戰者,其勢險,其節短。勢如張弩,節如發機。

紛紛紜紜,鬥亂而不可亂也。渾渾沌沌,形圓而不可敗也。

亂生於治,怯生於勇,弱生於強。治亂,數也﹔勇怯,勢也﹔強弱,
形也。

故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予之,敵必取之。以利動之,以卒動
之。

故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
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
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06《孫子兵法》虛實篇第六                虛實篇

孫子曰: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
緻人而不緻於人。

能使敵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敵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敵佚能勞之,
飽能飢之,安能動之。

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勞者,行於無人之地也。攻而
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

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

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

進而不可禦者,沖其虛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戰
,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戰,雖畫
地而守之,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

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是以十攻其
一也,則我眾而敵寡﹔能以眾擊寡者,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吾所
與戰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敵所備者多,則吾之所戰
者,寡矣。

故備前則後寡,備後則前寡,故備左則右寡,備右則左寡,無所不備
,則無所不寡。寡者備人者也,眾者使人備己者也。

故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不知戰之地,不知戰之日
,則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後,後不能救前,而況遠者
數十里,近者數裏乎?

以吾度之,越人之兵雖多,亦奚益於勝敗哉?!

故曰:勝可為也。敵雖眾,可使無鬥。

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作之而知動靜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
而知有餘不足之處。

故形兵之極,至於無形﹔無形,則深間不能窺,智者不能謀。

因形而錯勝於眾,眾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勝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
勝之形。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於無窮。

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
流,兵應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
謂之神。

故五行無常勝,四時無常位,日有短長,月有死生。

07《孫子兵法》軍爭篇第七                軍爭篇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眾,交和而舍,莫難於軍
爭。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後
人發,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計者也。

故軍爭為利,軍爭為危。舉軍而爭利,則不及﹔委軍而爭利,則輜重
捐。是故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
,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將軍,其
法半至﹔三十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是故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
則亡,無委積則亡。

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
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和為變者也。

故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

掠鄉分眾,廓地分守,懸權而動。

先知迂直之計者勝,此軍爭之法也。

軍政曰:「言不相聞,故為金鼓;視而不見,故為旌旗。」夫
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專一, 則勇者不得獨進,
怯者不得獨退,此用眾之法也。故夜戰多火鼓,
晝戰多旌旗,所以變人之耳目也。

故三軍可奪氣,將軍可奪心。是故朝氣銳,晝氣惰,暮氣歸。故善用
兵者,避其銳氣,擊其惰歸,此治氣者也。以治待亂,以靜待嘩,此
治心者也。以近待遠,以佚待勞,以飽待飢,此治力者也。無邀正正
之旗,無擊堂堂之陣,此治變者也。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曏,背丘勿逆,佯北勿從,銳卒勿攻,餌兵勿食
,歸師勿遏,圍師遺闕,窮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08《孫子兵法》九變篇第八                九變篇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眾,圮地無舍,衢地交和
,絕地勿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途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

故將通於九變之利者,知用兵矣﹔將不通於九變之利,雖知地形,不
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變之朮,雖知地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是故智者之慮,必雜於利害。雜於利,而務可信也﹔雜於害,而患可
解也。

是故屈諸侯者以害,役諸侯者以業,趨諸侯者以利。

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
可攻也。

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
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
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09《孫子兵法》行軍篇第九                行軍篇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視生處高,戰隆無登,此處山之
軍也。絕水必遠水﹔客絕水而來,勿迎之於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
﹔欲戰者,無附於水而迎客﹔視生處高,無迎水流,此處水上之軍也
。絕斥澤,惟亟去無留﹔若交軍於斥澤之中,必依水草,而背眾樹,
此處斥澤之軍也。平陸處易,而右背高,前死後生,此處平陸之軍也
。凡此四軍之利,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凡軍好高而惡下,貴陽而賤陰,養生而處實,軍無百疾,是謂必勝。
丘陵堤防,必處其陽,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

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凡地有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
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

軍旁有險阻、潢井、葭葦、林木、蘙薈者,必謹慎復索之,此伏奸之
所處也。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遠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其所居易者,利
也。

眾樹動者,來也﹔眾草多障者,疑也﹔鳥起者,伏也﹔獸駭者,覆也
﹔塵高而銳者,車來也﹔卑而廣者,徒來也﹔散而條達者,樵採也﹔
少而往來者,營軍也。

辭卑而備者,進也﹔辭強而進驅者,退也﹔輕車先出其側者,陣也﹔
無約而請和者,謀也﹔奔走而陳兵者,期也﹔半進半退者,誘也。

杖而立者,飢也﹔汲而先飲者,渴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鳥集者
,虛也﹔夜呼者,恐也﹔軍擾者,將不重也﹔旌旗動者,亂也﹔吏怒
者,倦也﹔粟馬肉食,軍無懸缶而不返其舍者,窮寇也﹔諄諄翕翕,
徐與人言者,失眾也﹔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先暴而後畏其
眾者,不精之至也﹔來委謝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
又不相去,必謹察之。

兵非貴益多也,惟無武進,足以並力、料敵、取人而已。夫惟無慮而
易敵者,必擒於人。

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也。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
可用也。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
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令素行者,與眾相得也。

10《孫子兵法》地形篇第十                地形篇

孫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
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利
。可以往,難以返,曰掛。掛形者,敵無備,出而勝之,敵若有備,
出而不勝,則難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
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隘形者
,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
險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陽以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
也。遠形者,勢均,難以挑戰,戰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將
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有馳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亂者、有北者。凡此六者
,非天之災,將之過也。夫勢均,以一擊十,曰走。卒強吏弱,曰馳
。吏強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敵懟而自戰,將不知其能,曰
崩。將弱不嚴,教道不明,吏卒無常,陳兵縱橫,曰亂。將不能料敵
,以少合眾,以弱擊強,兵無選鋒,曰北。凡此六者,敗之道也,將
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厄遠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
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

故戰道必勝,主曰無戰,必戰可也﹔戰道不勝,主曰必戰,無戰可也
。故進不求名,退不避罪,惟人是保,而利合於主,國之寶也。

視卒如嬰兒,故可以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厚而
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而不
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
知地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故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窮。故
曰:知己知彼,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

11《孫子兵法》九地篇第十一               九地篇

孫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
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諸侯自戰其地,為散地。入人之地
不深者,為輕地。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為爭地。我可以往,彼可
以來者,為交地。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天下眾者,為衢地。入人
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地。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
為圮地。所從由入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我之眾者,為圍地
。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為死地。是故散地則無戰,輕地則無止
,爭地則無攻,衢地則合交,重地則掠,圮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
則戰。

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
,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
止。敢問:“敵眾整而將來,待之若何?"曰:“先奪其所愛,則聽
矣。"

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凡為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剋。掠於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
勞,並氣積力,運並計謀,為不可測。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死焉
不得,士人盡力。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不得已
則鬥。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禁祥去
疑,至死無所之。吾士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命,非惡壽也。令發
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臥者淚交頤。投之無所往者,諸、劌之勇
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
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曰:“
可。"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衕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
右手。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齊勇如一,政之道也,剛柔皆得,
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
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
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
。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眾,投之於險,此謂將軍之
事也。九地之變,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凡為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四達者,
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淺者,輕地也﹔背固前隘者,圍地也﹔
無所往者,死地也。

是故散地,吾將一其誌﹔輕地,吾將使之屬﹔爭地,吾將趨其後﹔交
地,吾將謹其守﹔衢地,吾將固其結﹔重地,吾將繼其食﹔圮地,吾
將進其途﹔圍地,吾將塞其闕﹔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

故兵之情:圍則禦,不得已則鬥,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
能行軍。不用鄉導,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
。夫霸、王之兵,伐大國,則其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
。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己之私,威加於敵,則其城
可拔,其國可隳。施無法之賞,懸無政之令,犯三軍之眾,若使一人
。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

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夫眾陷於害,然後能為勝敗。

故為兵之事,在於佯順敵之意,並敵一曏,千里殺將,是謂巧能成事
者也。

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勵於廊廟之上,以誅其事。敵
人開闔,必亟入之,先其所愛,微與之期。踐墨隨敵,以決戰事。是
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12《孫子兵法》火攻篇第十二               火攻篇

孫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
五曰火隊。行火必有因,煙火必素具。發火有時,起火有日。時者,
天之燥也。日者,月在萁、壁、翼、軫也。凡此四宿者,風起之日也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火發於內,則早應之於外。火發而其
兵靜者,待而勿攻。極其火力,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火可發於
外,無待於內,以時發之。火發上風,無攻下風。晝風久,夜風止。
凡軍必知有五火之變,以數守之。

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水可以絕,不可以奪。

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費留"。故曰:明主慮之,良
將修之。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
可以慍而緻戰。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
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故明君慎之,良將警之。此
安國全軍之道也。

13《孫子兵法》用間篇第十三               用間篇

孫子曰: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日費千金。
內外騷動,怠於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相守數年,以爭一日
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將也,非
主之佐也,非勝之主也。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
,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
於人,知敵之情者也。

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五間俱起
,莫知其道,是謂神紀,人君之寶也。因間者,因其鄉人而用之。內
間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間者,因其敵間而用之。死間者,為誑事
於外,令吾聞知之,而傳於敵間也。生間者,反報也。

故三軍之事,莫親於間,賞莫厚於間,事莫密於間。非聖智不能用間
,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微哉!微哉!無所不用間
也。間事未發,而先聞者,間與所告者兼死。

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
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間必索知之。

必索敵人之間來間我者,因而利之,導而舍之,故反間可得而用也。
因是而知之,故鄉間、內間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間為誑事
可使告敵﹔因是而知之,故生間可使如期。五間之事,君必知之,知
之必在於反間,故反間不可不厚也。

昔殷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故惟明君賢將能以上
智為間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也。

 

 

孙子兵法

Full Text in Chinese

01《孙子兵法》计篇第一                  计篇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校之以计,而索其情:
一曰道,
二曰天,
三曰地,
四曰将,
五曰法。

道者,令民于上同意者也,可与之死,可与之生,民不诡也。
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
地者,高下、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
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
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
曰:主孰有道?
将孰有能?
天地孰得?
法令孰行?
兵众孰强?
士卒孰练?
赏罚孰明?
吾以此知胜负矣。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
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
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
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

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02《孙子兵法》作战篇第二                作战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
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
之师举矣。
其用战也贵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
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
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
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
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
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竭,财竭则急于丘役。
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
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冑矢弩,戟盾蔽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
故智将务食于敌。
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
箕杆一石,当吾二十石。
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故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赏其
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
故兵贵胜,不贵久。
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

03《孙子兵法》谋攻篇第三                谋攻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
全国为上,破国次之﹔
全军为上,破军次之﹔
全旅为上,破旅次之﹔
全卒为上,破卒次之﹔
全伍为上,破伍次之。
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修橹轒辒 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闉,又三月而后已。
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
拔人之城而非攻也,破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
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
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
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
以退而谓之退,是为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者,则军士
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
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
故知胜有五:
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
识众寡之用者胜,
上下同欲者胜,
以虞待不虞者胜,
将能而君不御者胜。
此五者,知胜之道也。
故曰:知己知彼,百战不贻﹔
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
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贻。


04《孙子兵法》形篇第四                  形篇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侍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
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胜可知
,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
也。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
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
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
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
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
,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
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
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

05《孙子兵法》势篇第五                  势篇
孙子曰: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三军之
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
是也。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复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
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
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之也。奇正相
生,如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是故
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张弩,节如发机。
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也。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
乱生于治,怯生于勇,弱生于强。治乱,数也﹔勇怯,势也﹔强弱,
形也。
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动
之。
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
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
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06《孙子兵法》虚实篇第六                虚实篇
孙子曰: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
致人而不致于人。
能使敌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敌佚能劳之,
饱能饥之,安能动之。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
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
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
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战
,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虽画
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
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
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
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之所战
者,寡矣。
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故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
,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
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之日
,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
数十里,近者数里乎?
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败哉?!
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
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
而知有余不足之处。
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
因形而错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
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
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
流,兵应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
谓之神。
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短长,月有死生。

07《孙子兵法》军争篇第七                军争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
争。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
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
故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举军而争利,则不及﹔委军而争利,则辎重
捐。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
,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
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
则亡,无委积则亡。
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
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
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掠乡分众,廓地分守,悬权而动。
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
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而不见,故为旌旗。」夫
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专一, 则勇者不得独进,
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火鼓,
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
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
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
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
之旗,无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
,归师勿遏,围师遗阙,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08《孙子兵法》九变篇第八                九变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交和
,绝地勿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
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
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朮,虽知地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
解也。
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
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
可攻也。
故将有五危:必死,可杀也﹔必生,可虏也﹔忿速,可侮也﹔廉洁,
可辱也﹔爱民,可烦也。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
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09《孙子兵法》行军篇第九                行军篇

孙子曰: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
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
﹔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
。绝斥泽,惟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
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而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
。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
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
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
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
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
军旁有险阻、潢井、葭苇、林木、蘙荟者,必谨慎复索之,此伏奸之
所处也。
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
也。
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
﹔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
少而往来者,营军也。
辞卑而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其侧者,阵也﹔
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
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
,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
者,倦也﹔粟马肉食,军无悬缶而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翕翕,
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
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
又不相去,必谨察之。
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
易敌者,必擒于人。
卒未亲附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也。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
可用也。故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
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10《孙子兵法》地形篇第十                地形篇
孙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
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
。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
出而不胜,则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
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
,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
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
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
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有驰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
,非天之灾,将之过也。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卒强吏弱,曰驰
。吏强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
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将不能料敌
,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将
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
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
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
。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惟人是保,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
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
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
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
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
曰:知己知彼,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11《孙子兵法》九地篇第十一               九地篇
孙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
重地,有圮地,有围地,有死地。诸侯自战其地,为散地。入人之地
不深者,为轻地。我得则利,彼得亦利者,为争地。我可以往,彼可
以来者,为交地。诸侯之地三属,先至而得天下众者,为衢地。入人
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
为圮地。所从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我之众者,为围地
。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是故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
,争地则无攻,衢地则合交,重地则掠,圮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
则战。
所谓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
,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
止。敢问:“敌众整而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
矣。"
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凡为客之道:深入则专,主人不克。掠于饶野,三军足食。谨养而勿
劳,并气积力,运并计谋,为不可测。投之无所往,死且不北。死焉
不得,士人尽力。兵士甚陷则不惧,无所往则固,深入则拘,不得已
则斗。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约而亲,不令而信。禁祥去
疑,至死无所之。吾士无余财,非恶货也﹔无余命,非恶寿也。令发
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卧者泪交颐。投之无所往者,诸、刿之勇
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
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曰:“
可。"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遇风,其相救也,如左
右手。是故方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
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
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
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焚舟破釜,若驱群羊
。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谓将军之
事也。九地之变,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凡为客之道:深则专,浅则散。去国越境而师者,绝地也﹔四达者,
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浅者,轻地也﹔背固前隘者,围地也﹔
无所往者,死地也。
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轻地,吾将使之属﹔争地,吾将趋其后﹔交
地,吾将谨其守﹔衢地,吾将固其结﹔重地,吾将继其食﹔圮地,吾
将进其途﹔围地,吾将塞其阙﹔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
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
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预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
能行军。不用乡导,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
。夫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
。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则其城
可拔,其国可隳。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
。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夫众陷于害,然后能为胜败。
故为兵之事,在于佯顺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是谓巧能成事
者也。
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励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敌
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是
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12《孙子兵法》火攻篇第十二               火攻篇
孙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
五曰火队。行火必有因,烟火必素具。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
天之燥也。日者,月在萁、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而其
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而止。火可发于
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
凡军必知有五火之变,以数守之。
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
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
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
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
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
安国全军之道也。

13《孙子兵法》用间篇第十三               用间篇
孙子曰: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
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相守数年,以争一日
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
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
,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
于人,知敌之情者也。
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五间俱起
,莫知其道,是谓神纪,人君之宝也。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内
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死间者,为诳事
于外,令吾闻知之,而传于敌间也。生间者,反报也。
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密于间。非圣智不能用间
,非仁义不能使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
也。间事未发,而先闻者,间与所告者兼死。
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
者、门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间必索知之。
必索敌人之间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舍之,故反间可得而用也。
因是而知之,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间为诳事
可使告敌﹔因是而知之,故生间可使如期。五间之事,君必知之,知
之必在于反间,故反间不可不厚也。
昔殷之兴也,伊挚在夏﹔周之兴也,吕牙在殷。故惟明君贤将能以上
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军之所恃而动也。

 

 

Member Login

Members receive news and reviews a few times per year. We do not give your details to anyone.

Quotes

"To ... not prepare is the greatest of crimes; to be prepared beforehand for any contingency is the greatest of virtues."
Sun Tzu
Testimonials by Great Joomla!